被分手很痛,但提分手最难!说再见的人,最忌讳的是想当好人…

写给在爱中期盼、在爱中心碎、也努力在爱中完整的你我。
大部分来找我问问题的人,其实都还是过不去分手那道坎居多。被分手很痛、很难,但很多时候,提分手的那个人才最难。

我该不该离开这个人?

我问了几个姐妹,他们都说这样的人赶快分一分。我真的没有办法再忍受他无所谓的样子,没有办法这样耗日子。可是他真的很呵护我,我不知道离开会不会更好,我不知道该怎么让他不受伤。

通常面对这一串自问自答,我只会反问这样一个问题:「你们出门还会牵手吗?」

常常,是一阵很长的沉默。

「最后一次牵手好像是上一次出门……是我自己放开他的。」

「我有点记不得了……」

其实,该不该放手,身心都已经告诉妳答案了。

我们用理智推敲、用逻辑证明、用道理说服,想找出一个无法攻破的命题,当作继续下去的借口,但我们没有办法解释为什么不再牵手了,为什么要各看各的风景。

因为爱是无法解释的存在。

我们要学着认清,人生这趟旅程会遇到各式各样的人,偶尔会遇到一个合得来的旅伴,有相同的目的地,或只是想漫无目的。

但既然是旅伴,总会走到岔路口。

爱情的专一、在一起一辈子的想望,相比于人生旅程的多变和无常,实在太渺小了,能遇到一个走一辈子的旅伴是三生有幸,只能做走一阵子的旅伴也要在岔路口好爱好散。

好爱好散,给这段旅程上得来不易的旅伴。

通常,接下来的问题会是:「那我该怎么开口,他才不会难过?」

没有,没有一种分手是不伤人的。

作为一个提分手、说再见的人,最忌讳的是还想当好人。

毕竟世界上没有这么美的事情,打人家一巴掌,还能厚着脸皮关心人家痛不痛,对方还要跟你说没关系我们还能当朋友。但也不是要当个超级王八蛋,例如无预警人间蒸发、不断地找架吵然后借机冷战后封锁。

只求能做到「明白、果断」。

分手的理由明明白白,这代表你要好好思考并说服过自己,不管是个性不合、性趣不同、生涯规划导致目前重心不在恋爱、开车抠脚皮屡劝不听……

你坚定地相信就是这原因你必须分手,然后坚定地告诉他因为如此走到了尽头,不管他用什么方式告诉你他会改变、他愿意妥协,你要坚定地让他知道,这样下去只会让彼此痛苦更久,而你最不愿看到的就是他痛苦。

「我不希望你为了我不断地妥协到失去了自己,我希望你快乐。」分手时的常用句型,很靠北但很实用,毕竟除此之外很难更好了。

绝对不要主动关心对方,那只会让他觉得还有机会。就算你们可以当朋友,也绝对不是现在,伤口需要时间结痂,关系需要调整,你的关心只是不断地把纱布撕开,还当那个发炎红肿的过敏原。

特别是对很执着又容易钻牛角尖的人,就算你不主动联系,只是被动地回应,他都会解释成还有希望。

没有办法决定伤口的深度,至少可以决定痊愈的时间。

分手最怕的,是优柔寡断的仁慈。明白的理由,果断的切口。

有些疤痕浅浅的,过一阵子就能淡忘;有些疤痕刻在心上,但终究结痂了,终能找到与它共处的方式,带着它前往下个旅程。

提分手,学的是坚决,狠下心的人,不见得是坏人。

被分手,学的是接受,不是被留在原地,而是终于能自己决定前进的方向。

用一阵子的时间,和一阵子的旅伴道别,即使你们曾经深信过一辈子。

好爱好散,谢谢你亲爱的遗憾。

赞 (1)